以科技创新 应对能源挑战

油立方 记者 记者 张景瑜  2019-06-11

双重的能源挑战是BP对于未来能源的整体判断。它是指我们一方面要减排,另一方面又要应对新增的能源需求。中国在这方面的情况更为明显。中国在过去20年中能源消费增长了3倍,这是维持中国GDP增速9%的必要条件。”

6月5日至6日,以“链接之内,视界之外”为主题的2019未来能源大会暨第十五届中国能源战略投资论坛在北京召开。会上BP集团首席技术官、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大卫·艾顿以《技术与能源转型》为题,介绍了BP对于未来能源技术的研判,重申了技术在解决能源供需矛盾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重要作用。

会后,针对BP提到的技术解决方案,本报记者(以下蓝色字体)采访了BP集团首席技术官大卫·艾顿。

您在演讲中提到BP对于未来能源技术有5个方面展望。可否详细介绍下BP在这5个方面都有哪些计划?

大卫·艾顿:作为BP集团首席技术官,我认为技术能够加快我们寻找解决方案的速度,降低成本,同时提高效率。除了对传统油气领域的技术投资,BP将在5个新技术方面进行部署。

第一,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。众所周知,过去几年,风能和太阳能的成本在下降。全球的太阳能成本已经从原来的每兆瓦时150美元,下降到现在的60美元,下降了2.5倍,实现了与电网平价。BP已经关注到这一趋势,并有所部署。

第二,推动数字创新。数字技术能够帮助油气行业克服很多问题,这方面我们可以通过电力系统供需智能化实现。另外,包括自动驾驶汽车等技术可能会使得整个能源体系进一步转型。

第三,提高能效和可持续发展。当前的能源系统中有80%的能源在各个环节以热能的形式被浪费掉。另一方面,目前大量对于原始资源的开发方式是不可持续的,我们需要改变过去的“线性经济”模式,走向“循环经济”模式,以保障能源开发可持续。

第四,密切关注储能技术。如今,电池的成本已经从原来的每度电500美元降到了150美元。这一改变使氢气运输电气化得以实现,并且能够提升能效。

第五,攻坚脱碳技术。在脱碳方面我们正在寻找应用成本更低、可多形式转化的能源载体,例如氢。我们可以用分子、氨气甚至是合成天然气的形式来帮助脱碳。

基于这5个方面的展望,BP投资了多个不同领域,例如高级移动出行(Advanced Mobility),也就是电气化及自动化交通;还有生物及低碳产品,如生物燃料、生物塑料等。我们还投资了碳管理、数字技术等,以期利用数字物联网和能源相通。

的确,我们看到BP在氢能、储能、脱碳技术等多个基础科研领域都进行了投资。在BP看来,哪个领域最有潜力或者说最想尽快发展?如何去筛选这些技术是否具有投资优先级?

大卫·艾顿:坦白说,今天BP的大多数业务还是油气业务。我们投资未来能源的实力也是取决于我们在油气领域所获得的利润。

所以我首先要强调的是,BP必须提升我们在油气业务领域的表现。因此,所进行的投资也要优先服务于油气业务。

从上游来说,先进的地下技术、地震成像、数字技术是我们的重点关注领域,因为这些技术能够使工程师更清楚地看到并研究深埋在地下的资源。这样一来,我们会挖掘到大量的数据,因此,我们还要有对数据进行分析的技术。

从下游来看,有两个重要的技术处于投资的“优先级”。一个是转换技术,如何把碳氢化合物从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种形式;另外一个是能够提高产品性能的各种制剂,比如高效的润滑油产品,它能够提升内燃机的性能。

还有一些资金BP投资在了新技术领域。我们在创新方面的整体投资不断增长——在数字技术领域的投资越来越多,特别是在数据分析、大数据、AI等方面。

至于如何筛选技术,我想这就是我这个CTO应该发挥作用的地方:将公司的技术战略、对未来能源演进的洞察、地缘政治情况、市场需求变化、成本利润等因素整合在一起,给出公司未来技术发展的建议。也就是我们应该专注什么,依托什么在竞争中取胜。

BP将在上述五大领域投资2亿美元进行技术创新。实际上,我们每年投资在创新方面的总体费用接近10亿美元,主要用于提升企业重点业务的技术能力,并在其他方面进行探索。所以,你问我哪个技术最具发展潜力,这个很难预测。尤其在中国我们无法预测未来技术的走向,因为中国的变化发展实在太快了。

今年4月,BP在发布技术展望时提到了世界能源体系将会面临“双重”挑战,作为首席技术官,您认为中国应该如何应用科学技术应对这样的挑战?

大卫·艾顿:没错,双重的能源挑战是BP对于未来能源的整体判断。它是指,我们一方面要减排,另一方面又要应对新增的能源需求。中国在这方面的情况更为明显。中国在过去20年中能源消费增长了3倍,当然这是维持中国GDP增速9%的必要条件。2017年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能源增长绝对量最大的国家。到2040年,中国将会占到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的1/5。与此同时,中国也意识到了减排的重要性,正在大力部署可再生能源以应对煤炭消费的下降。预计到2040年,中国的煤炭将会从现在的一半占比降到整个能源组合的1/3左右。

同时,中国还推出了像“蓝天保卫战”这样的大气污染防治计划,在这方面BP积极同中国伙伴一起去寻找解决方案,实现目标。

当然,这些想法要获得成功还需要政府、企业及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。政府需要制定新的、符合时代发展的政策来推动低碳未来。中国政府在这方面走在全球前列——在《巴黎协定》之后制定了目标高远的国家自主贡献。同时,中国的可再生发电机组增长是全球最快的,电动车的规模也处于世界前列,而且中国还在积极推广智慧城市建设。

国际间的合作能够更好地应对能源挑战。在BP我们首先认为,制定更好的碳价能够提供更好的激励。目前我们所采用的碳价是每吨二氧化碳40美元,此外,我们还开展了每吨80美元的压力测试。在评估大型新能源项目时,BP也会用碳价作为一个指标。

BP推出了一个名为降低、改善和创造(R.I.C)的方案。降低是指降低生产运营活动中甲烷和二氧化碳排放量。在2016年,我们通过可持续的运行已经实现了250万吨温室气体减排的目标。我们的石化业务,现在已经研发出了行业领先的产品,可以作为原材料生产聚酯原料,而它的碳足迹比欧洲的平均水平降低了30%。这些技术方法都可以成为国际合作项目,将各种新技术在政府的支持下应用到企业的生产经营当中。政府、企业、国际合作为应对双重能源挑战提供了机会。

油立方
能源于心 油你精彩
立即打开 ×